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145 邹和狸猫换太子,李副厂长下台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秦淮茹一听这话就气了,只是她现在是来要东西的,自然不能发飙,只好强压着心中的怨气,拼命堆出一个笑脸,道:
  
  “京茹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发工资还有十多天呢,你总不能让我一直饿着肚子等到那天吧?”
  
  秦淮茹的话音一落,秦京茹当即反驳道:“什么叫我让你饿着肚子呀?我又没欠你家东西?”
  
  “可是我现在家里早就已经揭不开锅了,你就忍心让我们全家人都饿死吗?”秦淮茹再次争辩道。
  
  “戚~”秦京茹美眸扑闪,一脸的不信道:“你就别夸大其词了姐,这么些年我没嫁给和子,你不是一样也活的好好的吗?怎么我不借给你,你们全家就饿死了?”
  
  “真的京茹,今天你要不借给我一些吃的,我们全家真的会饿死的。”秦淮茹靠近了点,伸手拉了拉秦京茹的衣角,道:“京茹妹妹,我的好妹妹,你就借几斤肉几斤面给我吧,算我求你了,好吗?”
  
  “不行!”秦京茹坚决道。
  
  “为什么?”秦淮茹再次问。
  
  “昨天我已经说过了,我们家和子不让我随便借给别人东西。”秦京茹。
  
  “我是问你借,不是问和子借,你现在跟和子是一家的,你不会连借一点东西给我的权力都没有吧?”秦淮茹。
  
  一听这话,秦京茹当即不乐意了,争吵道:“秦淮茹!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挑拨我跟我家和子的关系吗?那我就把话给你挑明了说吧,不光是我家和子不让借,我也不想借,明白了吧?”
  
  秦淮茹本来还想使用一下离间计,结果被京茹当场拆穿,于是只好立即找补回来:“啊呀呀呀,京茹妹妹啊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是随口一说,你别往深处想,咱们怎么说也是亲堂姐妹啊,我怎么可能去挑拨你跟和子的关系呢,我就那么一说,你别往心里去,你就借我家一点东西吧……”
  
  这秦淮茹为了借到东西,又是搬出来堂姐妹的关系,又是拉邻里关系,一嘴一个咱们是堂姐妹,咱们又是邻居,简直是亲上加亲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,你借我一点,咱们还和好如初……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说个不停。
  
  总之就是,秦淮茹的好话说了一箩筐,妄图想要把秦京茹说服,然后好达到她吸血的目的。
  
  秦京茹会相信她的话吗?
  
  断然不会。
  
  两人知根知底,秦京茹对这秦淮茹太了解了。
  
  和子说的一点也没错,不敢开这个口子。
  
  敢借这秦淮茹一回,她就会第二回第三回,然后就会一直吸血,天天来借……
  
  想指望秦淮茹去还?那简直比登天还难。
  
  想想小时候秦淮茹爱占便宜的事情,再想想让秦淮茹介绍对象她都不愿意,再加上秦淮茹还主动拆媒的事。
  
  这样的人,说实在的,秦京茹没直接破口大骂,就已经算仁至义尽的了。
  
  还想借东西?
  
  可能吗?
  
  简直就是可笑至极!
  
  对待这样的人心软,就和自残没有什么区别。
  
  秦京茹本来就不是那种老好人的性格,难受自己让这秦淮茹舒服的事情,秦京茹干不出来。
  
  “说好了不借就是不借,秦淮茹你就是今天说出大天来,我也不可能把东西借给你,你也就别浪费时间了,好吗?”秦京茹再次拒绝。
  
  “好!京茹!有你的!你做的,够绝!”看京茹铁了心了,秦淮茹恼羞成怒道:“你这样狠心,你就不怕遭报应吗?”
  
  “我做的绝?我遭报应?我一不偷二不抢,你来借钱借东西,我借你或者不借你,都是我的自由!不借你,你就直接翻脸?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秦京茹当即回怼过去:“你都直接跑到我家拆散我跟和子的婚事了,还有脸说我做的绝?秦淮茹,我已经对你够客气的了,别给你脸不要脸!小心你遭报应才是真的!”
  
  秦京茹的声音,惊动了院子里的大妈们。
  
  二大妈三大妈都过来,问了一下情况。
  
  秦京茹当即把这事给说了,一听这话,院里的大妈议论起来。
  
  “秦淮茹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是借东西,还是抢东西啊?”
  
  “确实是,人家不借你,你就说难听话,这事是你办的不对啊秦淮茹。”
  
  这事全来就是秦淮茹的错。
  
  登门借东西,本来主家就是可借可不借,借了是恩情,不借是本份。
  
  秦淮茹这到好,别人不借,直接张嘴就说难听话,这样的行为就是说出大天来,也没有人支持她。
  
  最终,秦淮茹理也不占理,情也不占情,只好灰溜溜的走了。
  
  如果把秦淮茹找秦京茹借钱的事,比喻成一场战争,那这场仗,从头到尾秦淮茹都输的很彻底。
  
  不管秦淮茹如何说,秦京茹都是坚守阵地不给一点机会,最终秦淮茹只得落败。
  
  只见这秦淮茹像一个落汤鸡一样,黑着脸气呼呼的来到了轧钢厂。
  
  因为与秦京茹掰扯的时间长了,秦淮茹还迟到了,还要扣钱。
  
  这下到好,本来想趁和子上班的当儿,跑去借点肉点便宜,结果好处没落着,还因迟到损失了一点钱。
  
  这让秦淮茹很是难受。
  
  “早知道当初,我就选择和子了。”
  
  “我要选了和子,还有你秦京茹什么事?”
  
  秦淮茹心里忿忿不平,当机做了一个决定。
  
  前阵子刚上过环的秦淮茹,现在身体刚好也恢复了。
  
  女人一旦上了环,就没有了生育的能力,但是还是可以左爱的。
  
  想到了什么,秦淮茹走到了正在安心上班的邹和旁边。
  
  “和子,呐,扳手!”秦淮茹递过来一个东西。
  
  “不需要。”邹和说着,摆摆手,拿起了一个钳子,头也不抬的开始工作起来。
  
  “和子,一会儿中午吃完饭休息的时候,你来一趟仓库吧?我有事情要跟你说。”秦淮茹再次说道。
  
  “有屁就在现在放!”邹和冷冷道。
  
  “???”秦淮茹愣了一下,不过她也不生气,心道应该是自己说的不够明显,于是又酝酿了一下词汇,道:“不是,不光是说事,还要跟你做一件事。”
  
  “做什么?”邹和随意问了一嘴。
  
  “你是男人我是女人,就咱们两个,去到仓库。”秦淮茹脸红到耳根,说话的时候也紧张的大喘气:“你说能做什么事情啊?当然是你想的那种事情了。”
  
  这话说的已经够直白的了。
  
  邹和当然听懂这话里的意思了。
  
  “哟,勾引我啊?”邹和挑眉。
  
  秦淮茹已经独守空房好久了,打从贾东旭出事那天起,她虽然名义上还不是寡妇,但生理上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寡妇。
  
  所以现在的她,非常敏感,邹和只是很平静的看她一眼,都让她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脑海中也突然跳出一些有的没的画面。
  
  “嗯……”秦淮茹猛然点头,然后小声说道:“中午,仓库,不见不散……”
  
  说完这话,秦淮茹就害羞的一扭头跑了,活像一个初次约会的黄花大闺女。
  
  见状,邹和笑了。
  
  就这?
  
  仓库是吧?
  
  你就等着吧……
  
  “和子,刚才秦淮茹跟你说啥呢?”张卫东走了过来,好奇的问道。
  
  车间机器在运转,嗓音还是很大的,加上秦淮茹说话的声音很小,所以工友们听不到邹和秦淮茹两的对话。
  
  只是大家虽然听不到,但是能看见啊。
  
  “就是啊和子,秦淮茹不会是在约你吧?哈哈哈哈哈!”瘦的像个猴子一样的侯立山说完就大笑起来,这货有个特点,每回笑的狠时,都会掂着脚尖,好像能把他给笑飞似的。
  
  “还别说,看秦淮茹那娇羞的样子,到还真像是在约和子呢?”郭向东说了一句。
  
  “就是就是,快说快说,秦淮茹到底说了啥?”赵震也跑了过来问道。
  
  这事邹和当然不会说出去。
  
  秦淮茹的名声,现在已经烂了。
  
  易中海因为和秦淮茹钻菜窖,搞的现在全院全厂的人,都对他指指点点的,据说一大妈现在也跟易中海分床睡了,当然这是传言,邹和也没有去一大爷家里看,自然不知道真假,不过据邹和的推断,应该是真的。
  
  傻柱也是因为跟秦淮茹菜窖,现在搞的介绍对象黄花大闺女一听说就不见,只能介绍寡妇了。
  
  二大爷刘海中偷内依内库的事,也因此丢掉了一次晋选车间副主任的机会,怕是以后也再难有这种机会了。
  
  不得不说,沾上秦淮茹的,就没一个落到好的。
  
  “哦,没有什么,”在几个工友嗷嗷待哺的眼神中,邹和随意道:“就是说几句闲话,不是你们想的那样。”
  
  “是——”张卫东拉着长音挑着眉,连挑了五下眉,长音结束,又道出另一个长音:“吗——?”
  
  “熊样!”邹和笑骂道:“不信的话,你自己去问秦淮茹啊。”
  
  “那……还是算了吧。”张卫东蔫了:“我可不想惹上这秦淮茹,跟她缠在一起,坏了名声,我找媳妇就麻烦了,我还想找一个黄花大闺女呢。”
  
  “咳咳,卫东你这话说的,我可就要反驳你了。”侯立妈清了清嗓子,嗓子一用力时,也掂起了脚尖,这毛病怕是改不了了:“你到是想跟那秦淮茹纠缠在一起,可是人家也得看上你啊?你特么一个一级工,估计她甩都不甩你哦,哈哈哈哈哈!”
  
  “那到也是!”郭向东又来一句。
  
  “确实确实,这叫做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,明明心里想却表面装出无所谓,卫东啊你心里肯定会酸吧。”赵震说着摇着头,像个教书先生。
  
  听这话,张卫东露出一个‘跳进黄河也洗不清’的表情,当即说道:“我去!咱能不能别提一级工的事?不带你们这样埋汰人的,信不信我一头撞死在这工作台上,不活了?”
  
  说着的同时,张卫东就做出一副要撞工作台的动作,做这个动作的同时,他一只手向后背着,显然是在等大家拉的。
  
  “可别……”邹和拉住了张卫东。
  
  “看看看看!还是和子对我好,真兄弟啊。”张卫东一脸感激的想要投入邹和怀抱。
  
  “我是说啊,你要撞,请换一台机子撞,这个工作台我用几年了,别沾了血弄脏了。”邹和说着,躲过张卫东的拥抱,直接双手护着它的工作台,一脸的心疼。
  
  “????”见状,张卫东直接破防了,只见他愣在当场,嘴角猛烈的抽搐数下。
  
  现场几个工友当即哈哈大笑起来。
  
  “好你个张卫东啊,自作多情啊,人家和子是心疼工作台。”
  
  “哈哈哈哈!笑死我了!去撞去吧卫东!”
  
  现场气氛一下子热了起来。
  
  张卫东双手捂着眼,假装抽泣:“呜呜呜……宝宝没人疼没人爱,宝宝哭了宝宝哭了……”
  
  “呕!”侯立山掂下脚:“恶心!”
  
  “哎呀妈呀,真是重口味。”郭向东也来了一句。
  
  几个工友都一脸嫌弃骂骂咧咧的逃跑了。
  
  刚好到了中午下班的点,邹和也撤离了。
  
  见邹和、侯立山、郭向东、赵震、几个头也不回的走了,张卫东又急忙追了过去,一边追一边喊:“等等我啊朋友,等等我啊兄弟们,我还活着,我还能抢救……”
  
  闻声,邹和几人直翻白眼,不由得又加快了速度。
  
  说归说闹归闹,五人最终还是一字排开到了饭堂。
  
  五人打了饭,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,开始风卷残云起来。
  
  吃饭期间,秦淮茹的视线,透过人群,看将过来。
  
  几乎每隔几秒,秦淮茹都会看这边一眼。
  
  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……
  
  很快,工友们就发现了不对劲。
  
  那秦淮茹的眼神,是在看邹和的啊?
  
  “不对啊……”张卫东说道:“嘶,和子,秦淮茹这一会儿看你九次了?”
  
  “不是八次吗?”侯立山伸出手,大拇指和食指比划出来个八字,一脸认真道:“我数了的,是八次。”
  
  “明明是九次,你数错了猴子。”张卫东说道。
  
  “八次,我不可能数错的,就是八次。”侯立山据理立争。
  
  “九次……”
  
  “八次……”
  
  两人争了起来。
  
  “靠!”郭向东一拍桌子:“这特么是八次九次的问题吗?你们两是不是抓错了重点了?”
  
  “对对对对对,和子……”张卫东侯立山回过神来,又准备问邹和。
  
  结果发现邹和已经吃完饭往食堂外面去了。
  
  张卫东侯立山两人对视一眼,都用眼神责怪对方‘瞎争执耽误了时间’。
  
  四人组小声音讨论起来。
  
  “你们说说,这个秦淮茹,是不是对和子有意思?”
  
  “什么叫是不是啊,肯定是,主要就是看和子上不上当了。”
  
  “上了也没事啊,秦淮茹的姿色也不错的。”
  
  “你疯了吗?在咱们看来是不错,但在和子看来,估计就不一样了。”
  
  “怎么不一样了?”
  
  “你想啊,和子家有娇妻,那可比秦淮茹漂亮多了吧?”
  
  说到这时,众工友连连点头。
  
  “而且除此之外,和子是五级工,又兼职男播音员,还是厂里预定的优秀员工,不出意外年底评选,肯定会得个优秀员工,而且在这之前,和子还得了创新先锋奖,给了六百的奖励呢。”
  
  “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,你想表达什么?”
  
  “你傻啊?和子这么好的和条件,前途似锦,当然不能在作风上出问题了。”
  
  “要真出了问题,咱们哥几个肯定不说出去,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,万一被厂里其他的人发现了,拿出这个事做做文章,和子的名声不是毁于一旦了?”
  
  “你这一说我懂了,那可怎么办呀?”
  
  “现在当务之急,当然是找到和子,把这个厉害关系给说清楚,让他不要冲动。”
  
  “这样会不会多管闲事了?”
  
  “你放屁,哥们义气是什么?哥们义气就是要相互管闲事的呀!”
  
  “咱们必须把这其中的厉害给和子讲清楚,至于他怎么选择,这个咱们到是插不了手,可是不说,就是咱们不够哥们了。”
  
  “对对对,那立即找到和子,把这事给他讲清楚。”
  
  几人拍案而起,来到食堂外面,却看不到邹和的人影了。
  
  又往食堂秦淮茹原本坐着的位置看了下,也已经空空如也了。
  
  几个工友在厂外面找了半天,都没有找到邹和的人影。
  
  也没有看到秦淮茹的人影。
  
  不好,和子真不会头脑一热,和那秦淮茹发生点什么吧?
  
  这事要真发生了,那可就是有把柄在秦淮茹的手里了。
  
  被厂里的人知道了,也麻烦了。
  
  四人相互看了一眼,都面露担忧之色。
  
  ……
  
  而邹和跟秦淮茹一前一后消失的举动。
  
  也引起了傻柱的注意。
  
  这天傻柱照旧例用打菜的岗位,为秦淮茹多打了一些菜,也收到了秦淮茹的笑脸相迎。
  
  然后傻柱就一边打菜,一边偷瞄着秦淮茹扭动腰肢走到一个位置上。
  
  接下来傻柱就一直看着秦淮茹,然后,他发现了秦淮茹也一直在看着一个方向。
  
  顺着那个方向看去,傻柱看到了邹和。
  
  “妈的!又是这个邹和!”
  
  “这个该死的邹和,不就是工资高点,长的好看点吗?到底哪里比我傻柱强了?”
  
  傻柱满脸不忿,用自认凶神恶煞的眼神眼神剜了邹和数十下。
  
  邹和专心吃饭,自然没有看到秦淮茹的关注,也没有看到傻柱的不忿。
  
  吃完饭后邹和走了出去,然后秦淮茹,也跟着走了出去……
  
  两人前后脚,显然不正常。
  
  “哎,你来打菜,我出去下。”傻柱把饭菜递给专门负责打菜的工作人员。
  
  “嗨!你不是说替我打完的吗?怎么干了一半不干了?”负责打菜的那人说道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